1月22日后半夜,《红房子》总制片人刘闯听到消息说武汉要封城了,随即他带着剧组的十几辆车,准备全面从武汉撤离,车刚开到高速,就被拦回来了,没出去。

于是,这个196人的剧组被迫滞留在武汉,至今还在原地等待着,复工似乎还是遥遥无期。

不同于影视行业发展较为迅速、各方面保障也相较完备的横店等地区,在武汉,影视行业并非支柱性产业,每年开机的剧组不多,相关部门也没有像横店一样的重视程度,剧组和剧组之间的联络并不密切。这一次因为疫情关系滞留,《红房子》剧组几乎就是孤立无援。

自己找酒店,自己检测体温,剧组的生活制片们保障剧组的生活,52天的时间里,全组将近两百号人的生活花销,全部压在了刘闯身上。他自己开玩笑说:我已经从武汉市中心五星级酒店的8楼搬到了郊区商务酒店的低楼层,平时尽量不站在窗户边上,愁啊,怕自己想不开跳下去。

《红房子》是刘闯在武汉成立分公司的第一个项目,原计划3月初杀青,争取7~10月就能播出。这个项目之后,还有别的作品也计划在武汉开机,他看好武汉这座城市自身的风景,觉得是一个不错的拍摄地。同时,他也认为在武汉做影视行业,会有一个不错的未来,然而眼前这道难关,还不知道何时才能结束。

一月初的时候,我们就隐约听说武汉出现了不明原因肺炎,我们那段时间都在拍内景,就在武钢拍的。因为隶属于央企,所以拍摄时间和每次片场的人数都有限制,而且关于不明原因肺炎的风声也不是很大,都在说是谣传,电视上也辟谣了,我们也就没太当回事。

我还记得我们开会的时候说过这个事情,当时的决定是,如果真的严重的话,我们就紧急撤离。武钢的部分那时还有两三天就拍完了,所以也想着如果能控制住,就先拍内景,不撤离,一直没有准确消息,就一直观望。

现在想想,生活组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,在武汉物资还不那么紧缺的时候买了口罩、酒精、消毒液,每天开始拍摄之前,都会进行消毒,拍摄现场的免洗洗手液和口罩都有。

我们1月18号那天还拍了一场群演很多的戏,在大学里一个不太大的会场,是一场表彰大会+舞会的戏。那天群演有将近400人,再加上现场的工作人员,一个小会场里大约挤了有500人。

后来我们得到消息,当天就有一名中年群演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,并且没过多久就因为这个病离世了,我后怕极了。好在有这些提前的预防,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隔离,我们剧组的人现在也没有一例感染,都还很健康。

微博网友1月18日路遇在武汉武科大洪山校区拍摄的《红房子》剧组,图源见水印

按照原计划,我们应该是在3月7号左右杀青,过年的时候休息一天半,大年初二就照常开工。结果,现在已经休息一个半月了。

尝试出城失败后,我们基本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,物资、吃喝都要安排妥当,也要尽量压低成本。当时谁都无法预测这样的情况我们还要维持多久,正好赶上年关,我们大概囤了一个月的粮食,生活部门都有自己的厨师,所以在生活上基本还是有保障的。

但是正月十五之后,我们就开始逐步紧张了,武汉的东西太难买了,而且肉价、菜价都很高,一斤肉最贵的时候六七十,真的吃不起。后来没办法了,就商量着从一天三顿饭降到两顿饭,每天三四个菜降到两三个菜,一点一点维持。钱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就是物资资源太少了。

买不到就是买不到,我们封闭了一个半月,社区关心了几次,给我们送了一些菜和米,但真的是杯水车薪,一两顿就吃完了,解决不了实际困难。

我们全组分配在四个不同的酒店,主演都是住五星级,部分演员是准五星,大部队的工作人员就在两个商务酒店。五星级酒店离商务酒店比较远,而且跨区了,当时武汉区和区之间也是封闭的,要通行证才能走,所以在五星级酒店入住的人,都是酒店负责饭菜,按照份数结算,大部队的我们就自己做。

这样的生活久了,也会有一两个不合群的在群里抱怨,就觉得蛮好笑的,这个时候没有直接让大家原地解散已经算得上仁义了。

五星级酒店还算规范,还有人在服务和管理,但是大部队住的两个商务酒店其中一个已经是空酒店了,只有我们自己剧组的人在,酒店的老板、员工、服务人员都不在店里,所有的事情我们都要自助完成。最近好像是隔离期满了,开始有人帮我们倒倒垃圾了。

即便如此特殊的情况下,这些酒店对剧组也是没有协议价的,因为武汉不像横店、南京、厦门这些影视产业比较发达的城市,他们也不太了解剧组会给一个城市带来什么样的效益,所以这些配套的东西也不发达,我们到现在酒店费用都是10天一结算,而且在价格方面也没有任何优惠。

在隔离的52天里,剧组每天在吃方面的花销大概1万元左右,商务酒店和五星级酒店的房费,一天大概4万元左右,也就是说只在吃住层面,52天的隔离时间内,我差不多已经花了260万元了。还不算一些道具租赁费用,服装租赁费用,场地租赁费用,如果这些都算上真是不可想象,我可能真的就要跳楼了。

好在这些器材租赁、服装租赁等等,都是经常合作的,这些费用有的就不收了,有的就只象征性地收很少一部分。租赁的场地已经交过定金了,但是现在场地都已经封闭了,只能和厂房聊一下,因为不可抗力的原因,看时间能不能顺延。

电视剧《红房子》剧组滞留在武汉期间,工作人员的日常防护。受访者提供

导演就是武汉人,父辈就在钢厂工作,他比较有情怀,直接和我说,不用谈及档期问题,只要你拍,咱们就能拍,我就必须把它拍完。演员这边,因为影视寒冬的关系,大家2020年的档期还是比较充裕的,顺延应该问题也不大。

而且我们给演员和导演也在原来的合同上出了一个附加协议,大家也还算配合,各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几乎没有异议,现在只有个别演员还没签署,但我觉得问题不大吧。而且现在不是也有顾问律师发出了一些文件,都比较站在制片方的角度考虑问题,目前我们组还没有合同上的纠纷,也没有人过河拆桥。

确实,现在已经是勒紧裤腰带的状态了,但是也还能坚持坚持,资金问题就是我们现阶段最大的问题。前几天不是出台了一个政策说在武汉的滞留人员会有一定的补助,我们就跟社区联系了,想看看能不能补助我们一些,毕竟每天剧组花销比较大。

社区向我们要了很多(材料),酒店证明的体温表,人员户籍,身份证登记信息等等,所有东西全都报上去了,到现在没有任何的消息。后来有回复说我们并不太符合这个补助政策的要求,说我们有人管吃管住,不符合他们武汉出台的政策。

得没有人管吃管住,政府才能管?那你说,我现在原地解散剧组,这些人就没有人管吃管住了,那这部分是不是就应该管了?我到武汉差不多八九个月了,凡事听到最多的就是走流程这三个字,什么事情都要走流程。

在停工之前,差不多就是封城的前2天,我才让财务把剧组的第三笔款发下去。也就是说,第三个工作期还没有拍摄,但钱已经发出去了,我们手里已经没有太多储备金了,因为后面的资金进不来,现在已经是透支的状态了。

《红房子》这部剧是门马影视和湖北省委宣传部、湖北广播电视台合作的,现在因为这种不可抗力的原因产生损失,我也在和领导们聊,看能不能损失均摊,但是现在也还没说定。而且这样的时期,也不好给别人太大的压力,大家都是焦头烂额的,只能先我们自己扛。

至于后期是不是会有一些政策扶持,现在也还都是未知数。我听说武汉可能会对我们有一些税方面的补偿吧,但是现在没落在纸笔上,不敢说得太准确,如今只能抱着没有任何补助的心态,能挺多久是多久吧。

电视剧《红房子》2019年11月27日的开机仪式,图源微博见水印

这几天武汉逐渐有了复工的迹象,我们也还在观望中,自从开始隔离,我们还是会做一些线上工作的,偶尔开视频会议,争取日后复工的时候一气呵成,不耽误时间,隔离时间很长,开会的时间就比较充裕,大家想到哪儿说哪儿,完全没有此前开会时紧张的气氛。

听说这几天应该可以离开武汉了,但是需要提交很多材料,通过社区报到区里,才能离汉,但是我们现在还不太想撤离,先观望几天,我们在武汉拍的东西不会太多了,就算我们现在撤离,以后还是要回来拍的,那现在就只能还是观望。

我也和领导们反映了目前的情况,汇报说能不能把我们置景部分的戏先拍摄了,因为不涉及到任何外界人员,我们内部的人员也已经都确认安全了,想看看能不能集中的小范围去拍摄内景的部分,但是还是不太允许。

虽然还是希望能尽快复工,但说实话,我也会担心复工之后的安全问题,很怕疫情没有彻底消失,怕大家的健康安全出问题,目前我们是考虑复工后,小范围拍内景,无论是武钢的工厂还是自己置景的厂房,都只要我们内部的人一起工作。

控制好我们自己人员不外出、不聚会、不聚餐,每天三点连一线,在住的地方、拍摄的地方、吃饭的地方之间流动,或许可以安全一些,当然现在还只是计划,一切都要等待批复。

我的制片主任找我聊过说,现在怎么办啊,不行就散了吧。我说不可能,就算我回去卖房子,这个戏也不能散,《红房子》真的是一部好作品,我要对它负责,也要对参与这部剧的所有创作人员负责。

如果依旧是现在的状态,我预计我们组还能挺个十天半个月差不多,到了三月底,一切的未知数大概就要尘埃落定了吧,是撤离还是准备复工?我们除了一天天的等答案,什么都做不了,52天都挺过来了,就再等等吧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权利保护声明页/Notice to Right Holders